首页 >> 民生呼声

这部戏中的情绪简直丧地汹涌了

民生呼声  2022-06-13 15:04 字号: 大 中 小

现在的艺术表演形式多样,正是因为这样多元化的发展才能让我们看到更多内涵丰富的东西。就说舞剧团,千万不要小看了他们,一旦当他们与其他的艺术形式进行了结合,你讲看到很多东西。下面要讲的是一个看起来很丧的新作,名字叫《后感性·实相》,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谢幕完毕,我飞快离开观众席,跑到香港演艺中心的大堂使劲呼气吸气,见到后面从同样从剧场里走出来的朋友,我小声感叹:这场戏,我看到的就是一个字,“丧”!

当然,这是我那个时候的感受,并非是这个作品差,而是那种情绪,丧地汹涌啊。

我这次去看的是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的新作《后感性·实相》,本作由该团驻团编舞家桑吉加编舞,动作指导和文本创作是邓树荣。

photo by Meron

先说说这次的经历其实很有趣,是由城市当代舞团组织的一次组团跨城看演出,也就是在演出前,城市当代舞团在广州组织和召集观众。总共召集了十来位观众,在演出当天中午包跨境车从广州出发,从深圳过关,于下午抵达香港,简单休息和逛一下,晚饭后看演出,结束后再坐跨境巴士回广州。

虽说来回在车上挺累,但是看完戏后和一群素不相识的朋友聊感受,也是很不错的一个体验。

十来人的中巴上,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发表不同的看法,说着自己的观点,3、4个小时的车程也就觉得没那么累了。说真的,很少能有机会看完现代舞可以和人一起聊感受的,我本身就是门外汉,而听到很多老观众的不同解读,实在获益良多。

昨天从北京地铁公司获悉 希望以后可以有更多香港的表演机构可以组织这样的观剧团啊。

photo by Meron

接下来说一下这部作品,《后感性·实相》这个名字就已经让没有做功课的我有点搞不清楚了,查了一下后才清楚,“后感性”其实是中国90年代当代艺术的一种思潮,而“实相”其实是佛家的用语,

实者,非虚妄之义,相者无相也。是指称万有本体之语。曰法性,曰真如,曰实相,其体同一也。就其为万法体性之义言之,则为法性;就其体真实常住之义言之,则为真如;就此真实常住为万法实相之义言之,则为实相。

摘自百度百科

两个词并置在一起,在我看来应该是创作者看见众生的一种角度,一个态度。

而舞台上的作品所呈现的,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我的猜测。

photo by Meron

我是个艺术感知力比较弱的人,所以经常会看一些舞蹈作品看得云里雾里,说直白点就是经常会看不懂舞者的表达,而这次的《后感性·实相》则没有让我有这样的困惑,一则是作品中有不少戏剧的手法,并且在场刊上有邓树荣的文本,在演出的时候,演员是直接在舞台上将这些文本于不同段落中诵读出来,所以舞者们的表达也就与文字结合在了一起,对于观众们来说,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这部作品开场就是尸横遍野,是的,是从死亡开始的,并从死亡结束。这也正是我感叹“丧”的主要原因。

许多人以为肉体死了,生命便结束,其实,人死了,他的意识依然存在。

以上也是邓树荣文本的第一句话,和我们探讨了死亡。

photo by Meron

在之后的几个段落里,创作者和观众除了谈死亡,然后谈了爱情、表达、科技等几个方面,其实也是现代人之所以是现代人所终将面对的一些问题,而在舞台上我看到了艺术家的悲观与担忧,舞者们所扮演的是一个个都市森林中的个体,身上依然有着各自的动物性,而最后被现实撞击地头破血流。

整个舞台上的负面情绪是一直持续着的,舞者们扮演的动物嘶声力竭地在哀嚎着;爱情遭遇到各种问题;通往天堂的上升之路也被摧毁了,被压抑的情绪始终找不到一个出口,我开始怀疑创作者的悲观了了。

所以我当时在回来的车上甚至感叹着,在看完这个作品,我脑里的桑吉加变成了“丧吉加”,我脑中的邓树荣也变成了“邓丧荣”,说白了就是创作者的那种对当下社会各种问题的悲观视角让我从情绪里难以自拔。

当然,这些悲观其实我也可以理解,当我们打开看世界的时候,一样是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始终也是觉得这个世界不会好了,满眼绝望。

photo by Jason Ma

丧,这个字眼是我对这部作品直接的看法,也借着这部作品看到了创作者眼中的世界及众生,所有的问题呈现在我们面前,当我们感觉压抑、丧、难忍的时候,是否也会想去做些改变,而让这个世界变得有些不一样呢?

我始终相信尸横遍野之后,总还是会见到生机的。

抚州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太原治疗肛肠
成都哪里治疗前列腺炎专业
武汉人流医院哪家好
成都专业治疗甲状腺医院
推荐资讯